maxbet手机客户端-manbex官网官方网站-wanbetx网页版

第十一届“青春回眸”诗会诗人诗作选
  来源:诗刊社
2020-07-29 15:56:57


“青春回眸”诗会是《诗刊》社近年来继“青春诗会”后重点打造的又一诗歌活动品牌,当年从“青春诗会”走出的诗人们如今已成为诗坛中坚力量。近日,第十一届“青春回眸”诗会在承德市兴隆县“诗上庄”成功举办,侯马、张清华、王久辛、北乔、包临轩、陈人杰、金所军、西渡、周庆荣、任白、祁人、贾永、曹国英、胡茗茗、王夫刚15位诗人代表入选本届青春回眸诗会,以下为本届参会诗人作品选。

青春回眸





西渡

生于1967年,浙江浦江人。著有诗集《雪景中的柏拉图》《草之家》《鸟语林》等。



江南忆



西渡


顺水船停下八只桨,远行人经过

梅花、杏花、李花、乡村和集镇

在南方,山水亲切

如灯下笑靥对镜看

水在山怀,山在水怀


山总揽万物,水擦去万物

又恢复。山水的百宝箱打开

一层层欢喜。在南方,山水恍惚

稻田倒映白鹤的闲心

八桨高举,逆水船载回旧时人




侯马

生于1967年,山西侯马人,著有诗集《哀歌。金别针》《顺便吻一下》《他的手》等。



转 山



侯马

 

业余,他给探险家当向导

驮着他们的行囊

在地球的最高峰

爬上去爬下来

 

他自己的事业

是转山

在巨峰脚下匍匐

经年累月地寻找自己




张清华

生于1963年,山东博兴人,著有诗集《形式主义的花园》。



一只上个时代的夜莺

——致同代人或自己



张清华


如烟的暮色中我看见了那只

上个时代的夜莺。打桩机和拆楼机

交替轰鸣着,在一片潮水般的噪声中

他的鸣叫显得细弱,苍老,不再有竹笛般

婉转的动听。暮色中灰暗的羽毛

仿佛有些谢顶。他在黄昏之上盘旋着

面对巨大的工地,猥琐,畏惧

充满犹疑,仿佛一个孤儿形单影只

它最终栖于一家啤酒馆的屋顶——

那里人声鼎沸,觥筹交错,杯盘狼藉

啤酒的香气,仿佛在刻意营造

那些旧时代的记忆,那黄金

或白银的岁月,那些残酷而不朽的传奇

那些令人崇敬的颓败……如此等等

他那样叫着,一头扎进了人群

不再顾及体面,以地面的捡拾,践行了

那句先行至失败之中的古老谶语




陈人杰

生于1968年,浙江天台人。著有诗集《西藏书》等。



姐 姐



陈人杰


唢呐吹着春天

花轿点红翠绿,仿佛你

再也回不来了,姐姐

上陈村,仅一水之隔

一声哽咽,隔开了土路、汗渍和星光

 

另一缕炊烟接走了暮色,姐姐

母亲去后,你一直就是我的母亲

瓦片下,暗影憧憧,鸟雀搬家

当另一口井水映出你的命运

我被井绳磨烂的小手

就只有交给秋风来疼了

 

但血浓于水,骨与肉再一次咬紧

把米缸的米,一粒一粒装进口袋,偷到集市上

从粗暴的丈夫背后,你用

胆怯、羞愧和慌乱

为我攒学费

在油灯下为我补衣服

四千里外的教室里,我的脑海

常被刺眼的阳光和影子围剿

而在上陈村,门槛无语

窗台上的喜字,和你的青春

都在迅速褪色

 

姐姐,岁月一褪再褪,你的青丝

终于在风雨中褪出了霜雪

唯有稻子还在疯长,更多的米

像泪珠一样滚到世间

唯有你手里的针,还能准确地

找到岁月中贫穷的空洞和裂隙

姐姐,因为你

我记得所有贫穷的角落

在城市,每当看到那些在屋檐下缝补的人

我都会想起荒废日久的家园

而她们手中的针,总是用锋利和疼痛

准确地,把我和你连在一起




王久辛

1959年生于陕西西安,著有长诗《狂雪》等。



黄金叶落考



王久辛


说好了不要老  要老

也要老成完美的样子


像一片树叶  要渐渐地变老

渐渐地显出黄来  而且是金黄


不要残破  一丁点儿也不要

要完整的身体  完好的心脏


包括眼角的鱼尾纹  和唇上的

胡须  都要是渐渐显现


渐渐变灰变白的  一定也要

渐渐地干枯  渐渐地变脆


渐渐地耗尽所有的精力和体力

再像一片片树叶那样飘下来


飘下时要保持尊严  要优雅

最好像我现在这样  吸一口烟


吐出来  慢慢地看着烟飘散

在最后一缕烟消失的时候


也耗尽一生的最后一丝气息

这样的一生有多么的美好


这样的一生把渐渐的变化

变成了审美的实践和创造


变成了一片绿叶的同心曲

变成了渐渐接近完美的人生


不要寻找意义  过程就是意义

这完美的过程多么令人迷恋啊




包临轩

1962年生于manbext安达,著有诗集《高纬度的雪》《包临轩诗选》《雪地钢琴》等。



自 燃



包临轩

 

一辆紫色老式轿车当街自燃

烈焰升腾

 

我猜测:那一团

发动机四周缠绕的线路,厌倦了

陈旧不堪的自己

被反复敲打和修理,像一种

不值得过的日子

 

于是,等待一场

白花花的正午日头倾泻而来

让这把迅疾的火,做个了断

 

纷纷躲避的车辆与行人

消防车的凄厉叫声,和灭火泡沫

喷出的白雾,显得过于慌张

 

其实,这辆车

不过是让一寸寸

老去的疲惫和愤怒,戛然而止

 

火熄了,隐身于内部的钢铁骨架

摆脱了积压太久的重负

直立起来

像一组惊叹号跳出最后的灰烬

 

伤痕累累,却挺起昔日的锐利

和峭拔,站在了天空下




北乔

生于1968年,江苏东台人。著有诗集《临潭的潭》。



对 岸



北乔


一条河,拥有两岸

我只能把目光和思绪抛向对岸

无法像河那样同时拥有两岸

河的左岸和右岸,之于我只能是

此岸和彼岸


对岸的一切,尽收眼底

与我所站的地方一样,除了没有我

其实,我刚刚从对岸过来

离开了,竟然感觉从未到达

熟悉,因为离开而陌生


此岸,总是这样的真实

我要到对岸去,可是

总有对岸在前方

河水无法理解我的困惑

那座青砖桥同样如此




金所军

 1970年生于山西原平市。著有诗集《纸上行走》等。



秋 分



金所军


秋分不是秋风

秋分被两滴露水夹在中间

前面是白露

后面是寒露

秋风在这天吹得有点凉


老父亲独自一人担着箩筐

把一只老死的绵羊葬在村外

十五年养大十二只小羊 夭折了十二只小羊

老绵羊死的时候一声不吭


苍老发灰的皮毛有点脏

两颗浑浊的泪

一条微跛的后腿

尾巴上变黑的印记

在秋风中变得僵冷


这天,父亲的心比秋风更凉

葬了老绵羊 父亲咳嗽了一声

担起一担结霜的柴草返回家中

走到半路歇息了一下

顺便把左肩的伤心换到了右肩上




周庆荣

1963年生于江苏响水。出版有散文诗集《爱是一棵月亮树》《飞不走的蝴蝶》《有理想的人》《有温度的人》等。



沉默的砖头



周庆荣


会有这么一天的。
一块一块的砖头,在建筑的下面,它们来决定一切。
苔迹,不只是岁月的陈旧。
蚂蚁,或别的虫豸,访问着这些沉默的砖,它们或许爬出一个高度,它们没有意识到墙也是高度。
有一天,这些砖头会决定建筑的形状。
富丽堂皇的宫殿或不起眼的茅舍,这些砖头说了算。
上层建筑是怎样的重量?
沉默的砖头,寂寞地负重。它们是一根又一根坚硬的骨头。
它们就是不说话,更不说过头的话。
它们踏踏实实地过着日子,一块砖挨着另一块砖,它们不抒情,它们讲逻辑。
风撞着墙,砖无言。风声吹久了,便像是历史的。




任白

1962年生于吉林省吉林市。出版诗集《耳语》《情诗与备忘录》《任白诗选》等。



7月21日夜



任白


我坐在街心花园的长椅上

花园坐在7月21日的深夜里

星群垂落像十万盏吊灯

风中细语如一片激动的水晶


我想到人类的年龄

想到每一天都有人去天上挂一盏灯

该有多少光亮垂怜我们

该有多少挂灯者化作远远的雷声


我想到此刻还有人坐在星群之下

想到岁月该如何走上正义之途

让痛苦不再背叛前世的痛苦

让时间宽待来世的时间


我想到深海有蓝鲸歌唱

深空有土星圆舞

而我身边的草丛里

渴睡的天牛安卧故国


是的,此刻我感到爱

感到我闭上眼睛

已将万物揽在怀中




胡茗茗

生于1967年,上海人,出版诗集《诗瑜迦》《诗地道》等。



九 年



胡茗茗


我爱尽了天下锦绣

针的暴力,线的棉柔

这进进出出的重叠多么和谐

如果丝绸说不出口

那刺下去的疼,一定是女人的


多少浓云翻卷都放下了,而我

胸有化不开的墨团,只能

描摹山水,不会小娇娘

绣箍上尘土太深,九年前

绣上的一朵海棠,还张着小嘴

有着河北口音和体香


我被卡在其中,断成两截

爱过的身体何其辽阔

里面的部分,九年,

外面的部分,九年

又九年




王夫刚

1969年生于山东五莲。著有诗集《诗,或者歌》《粥中的愤怒》《仿佛最好的诗篇已被别人写过》等。



布尔哈通河



王夫刚


布尔哈通河的夏日,水上漂着北方。

布尔哈通河的夏日,彼岸

埋着婉容。金达莱是鲜花

也是无需国籍的歌声

唤醒早春:那任性的孩子还在奔跑

那任性的天空,就要下雨。

教科书上的布尔哈通河

流经少年的作文,以母亲河的

身份——那时他还不知道

每一条河流,都有一个

源头;每一条河流,都有自己的子嗣

要在哈尔巴岭的深山清泉中

遇见两个人的微微一笑

需等30年:谁在故乡完成自身的

流淌,谁将在故乡之外

永远做客。布尔哈通河的夏日

楼房高过柳树,少年却已

回不到桥上,雨过天晴

爱是布尔哈通河,也是布尔哈通河流域

花开花谢,监狱出身的剧院曲终人散。




祁人

1965年生于四川荣县。著有诗集《命运之门》《鲜花与墓地》《掌心的风景》等。



和田玉

——献给母亲与新娘


祁 人

 

当我穿越帕米尔高原

看见一只普通的和田玉

是那么地像母亲的眼睛

她的纯粹、内蕴和温润

令我怀想起遥远的故乡

想起故乡的天空下

那一丝母亲的牵挂

 

今生,我无法变成一棵树

在故乡永远站立在母亲身旁

当我走出南疆的戈壁与沙漠

为母亲献上这一只玉镯

朴素的玉石,如无言的诗句

就绽开在母亲的手心

 

如今,母亲将玉镯

戴在一个女孩的手腕

温润的玉镯辉映着母亲的笑颜

一圈圈地开放在我的眼前

戴玉镯的女孩

成了我的新娘

 

为什么叫作新娘?

新娘啊,是母亲将全部的爱

变做妻子的模样

从此陪伴在我的身旁




贾永

生于1969年,河北兴隆人,著有诗集《时间的碎片》。



村 庄




一些秘密隐藏得黑夜一样

一些东西又像风来风去

出没于黑夜,再隐藏于黑暗中

像叶片,在黑夜举向天空

而根,却在黑暗中伸向泥土深处

我见到的只是它流露的表象


多么奇怪,这使我想起很多事

村庄里那些无形的东西

究竟带来了什么,又带走了什么

它们在黑暗中点燃一盏灯

等我回来,向村庄的黑夜凹陷


一切都在黑夜中隐藏着

像我看不见的树叶的呼吸

和树根行走的路,它们在黑暗中

展开,在风中翩然起舞

使我对熟悉的村庄茫然不知所措




曹国英

生于1964年,山东莒南人,著有诗集《这山脉》。



一座长长的山



曹国英


我坐在路边的一面坡上

望那些短短的小草

望那蓝色的小小的远志草……

我望着咱们的母亲——那洪荒之后一座长长的山

那里有麦种、石器、野火

天黑了,母亲在那里弯腰打水、锄草

度过了月朗星稀的第一年